特價圈
特價圈首頁> 心得分享> 如果劉姥姥活在當下
如果劉姥姥活在當下
人氣: 特價圈達人:夏威 發表于:2014-03-21

  我有一個朋友,素有惡趣,說起《紅樓夢》,他拍著胸脯說:“我看過,我看過。”并且對其中的一首詩記憶頗深,那便是:“劉姥姥一進大觀園,寶二爺初試云雨情;劉姥姥二進大觀園,寶二爺再試云雨情;劉姥姥三進大觀園,寶二爺三試云雨情。”我們……面面相覷,跟他拼命不太值得,打他一頓又太煞有介事。

  但讀者總得感念劉姥姥,是她帶領我們,踏入了這洞天福地:“才入堂屋,只聞一陣香撲了臉來,竟不知是何氣味,身子就像在云端里一般。滿屋里的東西都是耀眼爭光,使人頭暈目眩。”這是鳳姐的宅子,而俏平兒是“遍身綾羅,插金戴銀,花容月貌”。俗不是?卻也家常。

  秦可卿的臥室是虛境:“案上設著武則天當日鏡室中設的寶鏡,一邊擺著飛燕立著舞過的金盤,盤內盛著安祿山擲過傷了太真乳的木瓜。上面設著壽昌公主于含章殿下臥的榻,懸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聯珠帳。”所謂則天或者飛燕,抑或太真壽昌同昌,無非都是赤裸裸對讀者的挑逗:你博覽群書嗎,你是否已經睹物見人,以歷史上的她們,認出今日的可卿?太虛幻境不在別處,就在這里。

  愛情,合該發生在幻境。即使他們的現實生活已經是劉姥姥念的佛:“我們鄉下人到了年下,都上城來買畫兒貼。……誰知我今兒進這園里一瞧,竟比那畫兒還強十倍。”古往今來的注書人,都說這是窮人的諂媚之詞,討好這些老太太大小姐的——但,何嘗不是真話。到現在,仿古的大觀園,仍然是著名景點。

  劉姥姥什么也不說,除了贊美,我們卻跟著她,看到“瀟湘館,一進門,只見兩邊翠竹夾路,土地下蒼苔布滿,中間羊腸一條石子漫的路。”林妹妹在嬌滴滴之外,別有蒼涼;而“探春素喜闊朗,這三間屋子并不曾隔斷。當地放著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案,案上磊著各種名人法帖,并數十方寶硯,各色筆筒,筆海內插的筆如樹林一般。”這口味,是數百年后亦舒筆下的獨立職業女性,“千尺豪宅全部打通”。而寶玉的香閨竟是“四面墻壁玲瓏剔透,琴劍瓶爐皆貼在墻上,錦籠紗罩,金彩珠光,連地下踩的磚,皆是碧綠鑿花(也不怕崴了腳。)……有一副最精致的床帳。”這也是個男人的居處!難怪多有電視電影越劇,都是女扮男裝來演寶玉。

  北京一夜,到底盛極而衰。一鼓作氣,再而竭,三而衰,人生是一出華麗反轉劇,受貧捱苦的劉姥姥,雖說是莊家人苦,家里也掙了好幾畝地,又打了一眼井,種些菜蔬瓜果,一年賣的錢也不少,盡夠他們嚼吃的了。”而富貴麗人王熙鳳“骨瘦如柴,神情恍惚”。賈府敗落,有冤的報冤,有仇的報仇——有恩的也來報恩了,劉姥姥帶走了巧兒,給了她一段平和的好日子。

  而如果劉姥姥活在當下,會怎么樣?我不揣以最壞的惡意來揣度中國人:大概會跳出來劃清界限,大力控訴賈家曾經的不尊重,出一本書:《他們叫我是母蝗蟲》,字字血淚。落井下石,才是她最應該的姿態。

  她沒有。或者是,曹雪芹的時代,人心尚且敦厚,世道沒有這么腐敗。書中人物,各有性格,卻少有赤裸裸的壞人——璉哥兒只是猥瑣,談不上壞,如果他心中有恨,是因為他是被侮辱與損害者;狠舅奸兄當然無恥,卻只是情理之內,踹寡婦門扒絕婦墳是中華民族的光輝傳統,小人無處不在。所以,《紅樓夢》里面,塑造的都是有血有肉、有愛有恨、有善也有惡的普通人。

  曹氏有福,他沒有遇到我們這個時代。巧姐有福,紅樓有福,而劉姥姥,她是一部小說里最好的外來者,帶領我們進入,又帶領我們從容退場。

我是特價圈達人,馬上來: 添加品牌  |  添加店鋪  |  發布活動  |  發布優惠券  |  發表文章  |  發布問問  |  我來許個愿
關于特價圈| 免責聲明| 廣告合作| 聯系我們| 網站幫助| 人才招聘| 網站地圖| 友情鏈接| 意見反饋| 手機版
Copyright 2010-2017 © tejiaquan.comAll Rights Reserved
京ICP備10042614號
qq欢乐升级炒地皮不一样